初識

  少時的感情萌動澀澀的純粹而幹凈讓人流連年少好味道「你不歸傢嗎?」「喂……」「你是聾子阿!」我抬頭環視瞭下周圍,才發覺教室裡惟獨1個梳馬尾辮的女孩子。她在和我講話嗎?我推瞭下眼睛,朝她眨眼表示疑問。「講你呢!死人阿!」她粗魯地叉著腰,莫名地氣憤道。「不歸往。」我復低下頭,繼承望書。她似乎啼林漪瀾,有著很夢幻的名字的女孩。雖然我基本沒有和班上的跟學有過交流,但兩年半的高中生涯,大部分跟學的名字還是能啼得出到的。她是班上的文藝委員,向來是很活躍的風雲人物,怎麼也不會讓人忘記她的。「臭德性!」我暗忍發笑,我覺得這個人怎麼同武俠小講裡面的人物1樣,刁蠻任性來毫不說理。那時對於女孩子的瞭解,我大多到自於閑暇時讀的武俠小講瞭。但是自那以後,我會不顯然地經常把目光停留在林漪瀾的身上。也許是來瞭男人的發情期瞭,我後到自嘲自己的猥瑣偷窺行為。但是誰也不會想來那個女孩會是改變瞭我的1生的人,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距離高考惟獨3個月的時間瞭,學校要求高3年級各個班級舉辦告辭班會,並要搞評選活動。這對我們這些讀書讀來天昏地暗的高3學生到講可以講是噩耗瞭。誰也不肯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。平時愛現的人現在全互相推脫,講不要出到獻醜瞭,要錄像下到,留在學校裡太丟人瞭之類的話。而當時最沒有辦法推卸這件事情的就是林漪瀾瞭,她是文藝委員,根本逃脫不瞭的責任。但是所有的節目不可能讓她1個人唱獨角戲。即使她真的很有天分。在這個漂亮的女孩的請求下,我們班上的1些情竇初開的男生最後還是沒有挺住。好不輕易湊瞭8個節目,加上林漪瀾自己的,還差1個。但這1個復往那裡尋呢?還是1個午後。「李雲奇。」這個是我有生以到聞來過啼我名字的最漂亮的聲音。我從瞌眠中驚醒,抬頭,瞇縫著模糊的眠眼,紅色的俏麗身影逐漸清楚起到。林漪瀾兇巴巴地站在我面前,蠻橫道:「你表演個節目吧!你也應該為班級做點奉獻的。」我輕輕地彎瞭下嘴角,心道:自己這些年到為班級爭取的榮譽還不多嗎?基本每學期我全會得來年級的前3甲的。「你想要我奉獻什麼?」「你得出個節目,參加班級的畢業晚會表演。」她好像很理所固然。「我什麼也不會。」「唱歌總會吧,你沒有那麼蠢吧?」她輕視地掃瞭我眼,從頭來腳地。我覺得忽然很寒,每次望來這種眼神,全覺得自己就象塊破抹佈1樣給人嫌棄。「不會。」我粗聲地吼瞭聲。拉瞭拉厚重的校服外套,預備繼承我的午覺。教室1下子肅靜瞭下到。我心裡很鬱悶,根本沒有辦法真的進眠瞭。趴瞭35分鐘,我氣悶地坐瞭起到,猛地發覺林漪瀾坐在距離自己3排的前座,看著我。臉上有淚水未幹的痕跡。我嚇著瞭,首先次,我望來瞭女孩哭,而且似乎是因為我哭的。我不明白該怎麼辦,笨愣愣地望著她。兩人就這麼相持瞭很久。終究還是她先打破瞭沉靜。「幹嘛對我兇。從到沒人這麼對我的。我復不是因為自己,是……」她講話還是有些啜泣,讓我的心裡有些不好受。我暗暗歸想自己剛剛是不是真有點過分的舉動。「對不起。」我很困難地吐出3個字。「對不起有什麼用,還是沒人表演節目,我真的煩死瞭。復不是我1個人的事情,我也要參加高考的。我在為誰忙?」她好像越到越覺得自己委屈瞭,復開始有瞭哭音。我有些不曉所措瞭,道:「你別……你想怎麼樣,我真的什麼全不會。」「唱個歌吧。也算個節目的。」她請求地望著我。其實,我並沒有騙她。我真的1首流行歌也不會唱。其他跟學全有walkman之類時新玩意,我從到想全不敢想的。平時在傢,父親1下班就霸占著電視,根本輪不來我到望望的。所以我不是蠢,而是真的土。假如在這種表演場關上唱個國歌之類的愛國歌曲,斷定會被人恥笑的。我受不瞭那種感覺,想全不敢想。但是眼前的事情,我如何面對林漪瀾?「我真的不會唱歌,隻會唱國歌,還有以前念小學時,老師教的1些兒歌。」我硬著頭皮道。食驚在她眼中1閃而過,但是足夠摸疼我的心裡。同很多窮人1樣,我1無所有,惟獨1點自尊,所以總會象寶1樣的呵護。「我教你好瞭。」林漪瀾輕聲道。我真的很想望不起自己,因為我也是個逃不過林漪瀾魅力的小男人。「隨便你吧。」好像有聲嘆息從耳際擦過。
2020-08-20
2020-08-20
2020-08-20